贵阳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最强武者 第一百六十七章 披风为盾 再设埋伏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贵阳汽车网

最强武者 第一百六十七章 披风为盾 再设埋伏

林旭施展“金蝉脱壳”倒跃撞破窗户后,并没离开窗口多远。而是一跃出窗口后,立即身子一沉,落到了窗外的一楼楼檐上。接着连忙就势一转,横身转到了窗口旁边的墙壁处,贴墙而立,以躲避房内手雷爆炸的碎片与震波。

他要还在窗口处,距离床上的手雷也并不太远,同样处在爆炸范围内。手雷一炸,只要没离开爆炸范围,那是不分敌我的。虽然他提前一步破窗而出,比陈伯良早了片刻,但也得避一下。

这座别墅的外部结构他虽然并没有特别关注细看,他刚才在外面却是也有留意到。跟人打斗时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是一名合格武者的基本要求。

多留意周边,不止是要留心其余方向可能出现的暗中偷袭,也是要留意周围的环境与事物,做到一切了然于心。

两军交战,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这三者都非常重要,谁能利用好,就能够获得战争的胜利。其实两个人的交战,单打独斗,也需要讲究这三点。

天时自然是指天气,包括雨雪等天气的变化,还有白天黑夜也可以包括在里面。有的人更适应黑暗,擅于夜战,那就可以利用这点,把交手的时间尽量定在晚上。如果你下雨天战力能发挥更大的话,当然也是尽量在下雨天。只是对于天气,却不是人为可控制的了。天黑还每天都有,雨雪等天气则肯定就不是每天都有了。

地利便是交手的环境,哪一方对环境更熟悉,自然就会在交手中更战优势。就比如眼下这座别墅,是宋永华的主场,这相当于是他自己的家,当然非常熟悉,所以他能提前安排,设下许多陷阱。陈伯良对此地不熟,又心存大意,所以一来就吃了个亏。好在他终究是高手,很快就适应,并开始利用起了环境。比如他隔墙出掌伤人,以乃之后借助喷水池的那个假山,都是他对环境的利用。

人和,就是看双方的实力对比与实战发挥了。这点算是在交手打斗中占比最重要的,如果双方实力相差太大的话,那天时与地利对一方再有利,再利用的好,往往也难以改变最后的结果。

当然,世事无绝对,任何事都不能简单武断的下判定。两名武者交手,永远都不只是实力的简单对比,能够决定胜败的因素有很多。而且实际交手后,情况也是瞬息万变,事前再好的计划,往往也难以赶上交手后的变化,需要时时调整改变,以适应最新的战况。

就比如一开始,林旭就绝想不到现在的种种变化与计划,都是在交手的过程中临时起意实施的。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有时自己稍占了上风,有时则又落在了下风。

宋永华一开始的设想,也绝非现在这般。本来他以为自己安排了这么多人,又有这么多枪和热武器,怎么至少也该拼掉陈伯良的半条命才是。可事实上,虽然他一开始的陷阱成功了,但并没真正重伤到陈伯良。而且到现在,他所有的手下都死了,就算一时不死的,受伤严重得不到及时救治,也会要死。并且如果不是有林旭的出现帮忙的话,他现在也是早死了,他实在还是低估了陈伯良。

就连刚才那一枪,算是交战以来最后的时机,他也是没能刺陈伯良一个透心凉,甚至连重伤这老匹夫都不能。反而被对方在这种绝境下都躲过了,而且反击还伤到了自己。眼下这左眼,一时是看不见东西了,等于暂时废了。

窗外的林旭趁着房内手雷爆炸的同时,迅速更换了自己手中微冲的弹匣,然后等里面爆炸的威力一过,他立即又穿窗而进。

在他穿窗而进后,也刚好瞧到了宋永华与陈伯良交手那一招的尾巴。眼见宋永华在这么好的时机下,也没能杀死或重伤到的陈伯良,他也是不禁暗叫了声可惜。

等宋永华横枪拍飞陈伯良,捂眼而退后,他立即便穿门而出,向滚落下楼梯的陈伯良开枪射击。

可惜陈伯良可在受伤之际,却还是反应奇快。才滚落下三、四级楼梯后,立即运剑往下一插,刺进楼梯台阶内,止住了身体的滚落。

然后才抬头,见得林旭又持枪追出来。他立即提剑往上一挥,借势将剑尖前的楼梯台阶撕碎,然后这些地板与水泥块碎石便如子弹般向着林旭以及后面的宋永华激射而去。

林旭见状,仍持枪射击不断。而对那些迎面而来的地板与水泥块碎石,他也是全仗子弹准确地击碎与击落。

陈伯良前挥拔剑之后,左手又猛地一掌击在楼梯台阶,更打碎出了大量水泥块碎石,向着林旭与宋永华扑天盖地激射而去,而他则持剑随后冲在后面。面对林旭开始射来的子弹,前方碎水泥块能挡下的他便不躲,错开挡不下的,他便挥剑劈斩击落,迅速接近着林旭。

“快退!”林旭见状,向后面的宋永华招呼一声,更加紧了手中的射击。同时他一把扯下身后已破的披风,内力一运,将披风挥展挡在身前,在手中旋转挥舞着将那些碎水泥块挡下扫落。

他这件披风虽非防弹材质,只是比较结实的软质布料,但在他此时内力运布之下,却好像是铁打的一般。再加上又不断旋转着挥舞,自带动能,却是也像盾牌一样,将激射而来的碎水泥块尽数扫落。

忽然“咔”地一声空响,他枪里的弹匣却是又被打空。当下立即松手放开手中的披风,并挥掌往前一推,披风旋转着往陈伯良撞去。而他则趁势后退,更换枪中的弹匣。此时所更换的,也是他身上的最后一个弹匣了

后面的宋永会左眼受伤,一时不能视物,并且疼痛异常,不需林旭提醒,早就已经开始后退。

林旭迅速更换好弹匣好,忽然一咬牙,没再继续开枪,而是头也不回地把枪准确抛向后面的宋永华,并给其打了个手势,示意他接枪后续续开枪。而他则轻身一跃,跃到了头顶的天花板上,并背朝上施展出壁虎功,悄无声息地贴在了上方天花板上。

他那件披风很宽大,旋转开往陈伯良撞去后,立即便把陈伯良的视线遮挡住了,所以一时看不见两人在后面的动作。而陈伯良刚又被手雷近距离炸了,耳中的嗡鸣也还没全部消去,听力也大受影响。

林旭便是对此又临时起意,想再趁机偷袭一回陈伯良。

后方的宋永会一见林旭这动作,便明白了其用意,接枪后立即很配合地开枪,以枪声让陈伯良误判林旭还在披风后面。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版阅读址:m.

宝鸡治疗癫痫病方法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安全吗
泰州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