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节能

有了前世情

时间:2020-03-14 来源网站:贵阳汽车网
摘要:有了前世情,方才有今世的缘,雪衣,你是否也如卿尘一般,在这世间漫无目的的寻找 那一日的秦淮河畔,灯火透明,我,一个孤魂在那画舫间不住地彷徨复彷徨,我不知道它为何将我带到这里,又要我做些什么?我问它的时候,它只用飘渺的声音,告诉我:等!等!等!
一不小心,我就闯入了一个美艳女子的梦里,在梦里我看到那个了她冰冷的过去:
午夜,寂寞如歌,乍似一曲曼妙的弦歌,哀怨地回荡在那寂寥的落寞城池之上,合着江南温润柔情的细雨“淅沥,淅沥”闹个不停。
烦人,烦人。
轻轻地蹙起两弯如黛的双眉,幽幽地叹口气,一抬脚那金丝织就的红色鸳鸯单鞋便轻巧地飞落出去,不偏不倚正落在檀木桌上,打落了那泛黄的《易安词句》。
渴,渴————
白皙的玉脚漫出白色的纱裙,不偏不倚一束清冷的月光正落在那双有些单薄的脚上,顺着脚,越过白色的单衫,脚的主人娇媚的容颜在那落寞的夜色中一览无余:
只见一豆蔻女子纤纤移来,她一身雪白,面无表情,却呈现出自己独特冷漠气质,一头秀发落肩,两弯似蹙非蹙的娥眉清新含愁,凤眼挺鼻,樱桃小口,美绝天下,那神情直如秋水浮萍,轻视一股落漠。那气质未有华丽装扮,却带雍容气息。
“哦,我怎么了?”半响的寂寥聚在胸口,那月中美人紧蹙的娥眉又在情不自禁中簇的更紧了,原本的焦虑之态也在月色中见归平静,梦呓般的语言从她的朱唇中幽幽吐出又复而辗转入梦,她似乎又要睡去了。
, ——”一阵清脆的声音跌进耳膜,声声地击碎了她沉睡许久的清梦,“你又在乱嚷什么啊?碧儿!”梦中的那个身影的离去,徒增了她几许怨意,不好对他人讲起,只好转移了话题。
“人原本就是自私的”她优雅地擎起桌子上的杯子,慢慢地把香唇凑上前去,默默地告诉自己一个穿破了千万红尘才得到的真理。
“你怎么了?”回头,看到丫头一脸的倦意,不免心生了几丝疑惑。
“我——”丫头的欲言又止显然为她那颗孤独的心灵找到了一个喘息的出口,“怎么?要瞒着我吗?”
“ ,我那里,那里敢啊?”望这她似笑非笑的冷漠面孔,碧儿似乎有中说不出来的害怕,也许更多的是悲怆,手中的白丝绢在一个哆嗦后从空中飘落。
她的目光依旧庸懒,她的面容依旧冷漠,唯独手中的茉莉花茶还散发着清香,在空中腾出白色的烟雾,她的身子终究还是不愿意离开那张足以埋没了她青春的床。
“ ,你又梦到他了,是么?”碧儿低着头,不住地绞着手中的一方丝帕,视线微微上调,却始终不敢跃上那张苍白的脸。“咳…咳…”突如其来的咳嗽声响,击碎了午夜的宁静,白衣女子的身子,在听到一个“他”字之后,竟枉然间颤抖了起来,若如所言非虚,那个“他”,该是一个不寻常的人物了!
“ 、 ”,碧儿急急跑上去,娴熟地拿过盥洗的痰盂,递将上去,那白衣丽人,费力地从床上爬起,对着痰盂皱皱眉,咳了下去,手中的白色手绢却迟迟不肯脱离那一抹苍白的唇!越发衬得卷上那痕一般的“柳”字,奕奕有神了!
“是的!”半响,那苍白的双唇终于出现了些许翕动,那两个字却是掷地有声,碧儿手中的痰盂,猛地颤了颤,最终却还是稳了!
“可他,他已经不在了!”碧儿咬咬牙,猛然间,跺脚,向着白衣丽人走去!
“恍若前世,是的,他不在了!”白衣丽人,眼神恍惚,梦呓般地重复着同一句话!
“他不值得你这样,不值得!”,每当提到一个“他”字,碧儿的眼神就会忽而变得凛冽起来,宛若是一把锋利的绝世宝刀,一旦出鞘,便要见血!
她的血流了出来,她的眼泪更添了几分风采…她再度在那残破的梦境中徘徊复徘徊:
萧瑟的寒风,斩杀了苏州的最后一抹温情,只剩下零碎的残梦,还在百无聊赖地诉说着白娘子与许仙对未来的憧憬,那一日,她无奈地接受了苏州世家子弟的邀请:泛舟西湖
白色貂皮大氅的她,带着锦缎棉袍的碧儿,怀着忐忑的心情,踏上了西湖的雕栏画舫!始料未及,那所谓的正值之士,醉翁之意不在酒,自命清高的她,决然地跳下了那冰冷的湖水之中,也因而落下了这咳嗽的重症!
他是恰巧路过的,一个箭步便投身,闯进了寂寥的秦淮,也走进了她的心!
佛说:前世500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她望着他,缄口不言,那深邃的眸子里,透出了炽热的光芒,分明是爱的力量!
他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进了她的世界里,他为她忘乎所以,他们如同冬日的刺猬,明知要刺伤彼此,却还是为了温暖,要相依相偎在一起!
好梦难缘,青丝难断,寂寥的杨柳河畔,他将一坛忧愁,随着冰冷的酒水,灌进了胸腔间:
挥毫泼墨,相顾无言,白色宣纸上,只留下墨迹点点,待看之时,却直到是: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他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天地间,她的万千青丝在无声无息间变得凌乱,直到她听闻,他逝去的噩耗,她将死的心中,有了如火中烧的味道,她知道,她的今生不能再度与他相交!她的来世却要为他变得妖娆!
终究,她看到了他:一袭淡薄的衣衫,一把古朴的折扇,未曾言语,便已经风流之韵便撒天地间!他伸手邀她前去相见,她又怎能回旋,只待那一屡香魂飘散。
我怔怔地望着眼前的女子,静静地死去,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就此慢慢的死去,我的喉咙中涩涩的泛着苦味,我不知道,那冥冥之中的它为何要带我来这里,我不过刚经历了一场无关痛痒的生死,可偏巧,又让我遇到了一场“人鬼殊途”。
“你到底要我来这里做些什么?”我望着那孱弱的身体,被一群人抬了出去,只用那么一个破旧的席筒卷着,身上所带的首饰,竟也被那自己生前叫做“妈妈”的人,随手拿去,最终,她不过成了那孤山上野兽的一顿午餐罢了,这个痴情的女子,最终连个墓碑都没有,千年以后,若是来寻,当该不会留下任何一丁点的痕迹。
“等!”它似乎除了这一个“等”字,便不会再说任何的话,我别无它法,只能在那孤零零的秦淮河上,听着那莺莺燕燕唱着小曲,满心荒芜地等。
从华灯初上,等到夜幕四合,从夜幕四合等到将要黎明,再从黎明等到日上正午,我就这样,日复一日,夜复一夜的在等,在等一个我也不曾知道的答案。
终于在不知过了多少天之后,它来了,它只说了那么一句:前世,若是因为孽缘太多,你们最终未能共度此生,那么今生,便让命中许他一个,若是再无缘分,莫要再祈求天命!
我心中开始惴惴不安,我本以为,我穿越千年,所找的所爱的,不过就是那个“笙”,可自遇到那“雪衣”的那一刻,我方才明白,我所爱的,不过是一人,他到底是谁?其实我也不懂!而那“笙”不过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过客而已。
“雪衣,雪衣…….我今生是否能够在遇到你?”我在心里不住地安慰自己,想要在这陌生的时空中,祈求上苍给自己带来一丝的惊喜。
悠悠醒来的时候,已是黄昏,那烛台上的红烛正跳跃着似有似无的红光,我看到那烛光处流下一点点的红泪,若是不加阻止,我想它也想流泪到天明。
床前,趴着一个十四五岁的丫头,长的很是清秀,梳着两个小小的云髻,穿着粗布的蓝色衣衫,她白皙的手臂正托着下颌,她似乎太过劳累了,正在微笑着打着瞌睡,我无意于打扰她,只是悄悄从锦被中探出身子,却不料还是惊醒了她,我看到她惊喜地张大嘴巴,就要大喊,我只得捂住她的一张小口:夜深了,莫要大喊大叫!
那小丫头对着我点点头,眨巴眨巴一双大眼,我松了手,她方才压低声音,道:“ ,你终于醒了,可生生把文竹急死了!”
我望着那丫头焦急的模样,心中有一股暖流不经意间就滑了过去,暖暖的,我伸了手,拉住那丫头,方才发现自己的手指是多么的冰冷:“文竹,你可知我是谁?”
那唤作文竹的丫头,生生地望着我,嘴巴张得大大的,显然她很是惶恐,但随即看到我的眼神,她又故作镇定起来:“ ,怎地,你又忘了?你是秦淮的花魁---叶卿尘
我有些惊讶于自己这两声的命运落差,前一秒还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不过这一死一生,便有堕入风尘,成了秦淮河畔的花魁。难不成这人生就要这么的讽刺么?
既是花魁,不用看,我也当时倾国倾城,风华绝代吧,想来,是要比那太平更加美丽动人吧,我静静地望着文竹,道:“竹儿,那我们是否要一直呆在这画舫之上么?”
文竹点点头,不解地望着我:“ 当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么?这次忘的这么彻底么?不是你一直要呆在这秦淮河畔的么?师父当日不允,你还曾为此事,和师父决裂了,是以,至今,我们水月宫的弟子,都不敢涉足秦淮河的,师父终究还是担心你,方才将我留在你的身边!”
我听着文竹的话,也是越发错愕,从文竹方才说“水月宫”时那仰慕的神情不难得知,这“水月宫”当是个颇有权势的地方。而叶卿尘也似乎在水月宫中该有着特殊的地位,那么为何,她要自感轻薄,在秦淮河上做起了什么花魁呢?
“文竹,我当真是彻底的忘却了一切!”这一世记忆全然和我无关,我自打进入这个躯体,她便已不在了,她不曾留下任何的只言片语,我又如何了解此时的自己呢?
“ ,明日,我再细细给你道来吧,今日,真的是晚了!”文竹一面说着话,一面为我重新铺了床,我静静地望着文竹那双清澈的眼睛,倒也丝毫不曾想过对她起疑。
夜越发的黑了,我看着文竹熄灭了最后一支红烛,待文竹轻轻地掩门出去了,过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我方才起身,轻轻地走到窗前,本想推开窗户,看看那秦淮河畔寂静时候的风景,不料,却听闻文竹的声音轻轻地飘至耳旁,我听到她说:“属下恭迎宫主!”
片刻之后,便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的声音似乎没有温度,没说一句话,都好像要让人打颤似的,我未在他面前,便已被他震慑了,我不知道在他面前的文竹,此时是何等模样:“起来吧, 呢,睡了么?她今日怎样了?”
“禀宫主, 喝了宫主给的逍遥散后,竟把以前所有的东西都忘掉了,她甚至问奴婢,问奴婢,她…….她为何要来这秦淮河……”那文竹待说到“秦淮河”三个字时,声音不知为何突然就颤抖了起来,她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了,我凝了神,却依旧听不到,她说了些什么。
短暂的沉默,短暂的风声……不知道是他们之间没了谈话,还是故意压低了声音,反正再也听不到他们说了些什么。
“包括他么?”良久之后,我方才听到那冰冷的声音中,有些愤怒的迹象,显然那个“他”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属下不……不知道!”文竹终究还是哆嗦起来,我听着那重重的一击,显然,她跪倒了。
那一夜,我翻来覆去,终究也睡不着,我拼命地想要找寻有关“叶卿尘”的记忆,却最终发现,一切不过是徒劳无力,待醒来的时候,那文竹已打了洗脸水进来,我们相视一笑,昨夜的一切仿佛与我们无关。
“文竹,你当告诉我,我忘却了些什么?”我从墙壁上猛然抽下一把剑,那剑一看便是一把绝世的好剑,当我睁开眼的一刹那,我便看到了它,亦知道了,今生的叶卿尘,绝不单单就是一个秦淮的花魁,我将剑拿在手中的一刹那,竟然有种莫名的感觉,那剑好似我生命的一部分,我轻轻一舞,竟是那么的自然,我将剑直直地对着文竹刺去,文竹竟然不躲不闪,我的剑在刺到她的一刹那,我方才收回,将剑放入剑鞘,那剑入鞘的一刹那,发出清冷的声响,那文竹竟然丝毫未曾被吓到。
“ ,你忘却了,宫主不要你来秦淮河,你执意要来,你忘却了水月宫!”文竹一面为我沏茶,一面向我叙述着无关痛痒的话。
不知为何,没听到文竹说一次水月宫,我的心中便会时不时地开始疼,那个水月宫,到底和我有着怎样的渊源,那个说话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水月宫宫主,他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人?他安排文竹在我身旁,又用逍遥散散去了我昔日的记忆,却又未曾强硬地干涉我的生活,却是为何?
想的太深入,往往容易头疼,我不觉间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呆呆地望着那太阳初升下的秦淮河,那里,已有不少人开始忙碌了,细细地听去,不时地传来靡靡之音,偶尔也能听到几声不知是哪个女子弹出的悲伤心曲。
但一切与我而言,有何干?冥冥之中,我总觉得生命中少了些东西,内心空空的,一种荒芜的感觉浮上心头,像是要把我淹没了。

共 16824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情为何物,竟让人三生石畔誓三生,生生世世相依相许。作者通篇都在以巧妙娴熟的文笔,更以心底的情感,用曲折的故事,朴索迷离的情节来叙说一个大写的情字。小说中,一位已离世的绝世佳人带着不了情,带着离恨又转世来到了人间,她开始了精彩而又离奇,主动探寻而又被动神密的爱情寻觅之旅。作者通过这个故事用含蓄与辛辣相结合的笔调揭露了红尘女的悲惨身世,和她们向往美好爱情的强烈愿望。可是在充满欺骗,拜金,血腥,弱肉强食的人世间寻找,保持纯洁的爱又是多么的不容易。作者用优美的语言诠释了真、善、美的永恒与假、恶,丑的必会“轰然离世”。特别值得一读的是,作者对“女儿妆”有着非常独到、细致、优美的细描,值得大家赏读。推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江渤】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112 0017】
1 楼 文友: 201 -11-22 19: 2: 2 紫烟的小说,语言优美,描写细腻,学习了。题目我忘记编辑了,请芊芊补一下,这厢有礼了。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1-22 22:40:10 好久不见,江勃,你的按语写的真好
2 楼 文友: 201 -11-2 08:48:01 看江兄的点评也是一种享受,把小说的主题诠释的清晰深刻,学习了,问好江兄和紫烟。 回复2 楼 文友: 201 -11-25 09:24:04 听风好!好久不见
 楼 文友: 201 -11-2 09:00:52 正如江兄所评,紫烟的这篇小说 语言优美,描写细腻 ,就如霏雨亦如轻雾,读来让人赞叹不尽。 回复  楼 文友: 201 -11-25 09:24:22 见笑了,我是最近事情不是很多
4 楼 文友: 201 -11-2 10:17:5 这个林紫烟可真会写小说,而且篇幅都不短啊,天生码字的材料,望文兴叹
回复4 楼 文友: 201 -11-25 09:24:54 我是最近无聊,写着玩的
5 楼 文友: 201 -11-24 10:14:10 这篇小说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寻找一份不了情,正像江兄说的故事曲折,情节扑朔迷离,要弄明白情节可是绕上九九八十一道弯啊。呵呵,这绝美的文笔太让人羡慕,都不忍心将文字掰开了。 俗世里的耕耘者,文学里的筑梦者。
回复5 楼 文友: 201 -11-25 09:25:15 想了一个故事,就想延续下去
6 楼 文友: 201 -11-24 10:15:17 好小说配好按,祝福紫烟文祺江兄编安! 俗世里的耕耘者,文学里的筑梦者。
回复6 楼 文友: 201 -11-25 09:25: 9 呵呵,祝福大家,祝福荒原
7 楼 文友: 201 -11-24 21: 6:07 紫烟这是一个系列了,拜读,喜欢。 静心,于浮世。(静小说微信号:jsx201505)
回复7 楼 文友: 201 -11-25 09:25:48 是类,快完了
8 楼 文友: 201 -11- 0 2 :47: 4 紫烟真真才女!!文字优美彰显功力,语言曼妙扣人心扉!!赞~~~
9 楼 文友: 2014-0 -04 1 :5 :02 紫烟好笔力,耕耘有美文。
回复9 楼 文友: 2014-0 -27 10: 9:54 呵呵,您好,很高兴认识您小孩健脾胃的食谱
动脉粥样硬化看哪科
老人血栓吃通心络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