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设计

至尊神武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玄冥之理营养

时间:2021-01-15 来源网站:贵阳汽车网

至尊神武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玄冥之理

c_t;无尽星辰之再加上我们的服务上,共有五方天宇,其中一殿坐落北方面向高阳,此殿没有中央仙境那般金碧辉煌或是云雾缭绕,只有寒气瑟瑟,冷清寂人,整个殿宇格调看上去异常灰冷,然而这并不妨碍它矗立仙界dǐng端,

因为这里是北极殿,北方天帝颛顼的寝宫!

人面鸟身,脚踏青蛇的冬神玄冥此刻站在殿‘门’前,平行目光中是孤单的北极星以及华衣‘玉’履的颛顼,形状怪异的他一边看着自己辅助的这位主神,一边皱眉望着下界,表情漂浮不定,似有心事。[],最新章节访问:。

颛顼倒是神眸平静,屹立殿前,自归然不动!

两者沉默着,或是僵持,总之场间缭绕的是不同寻常的寂静气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率先打破这股子沉默的是玄冥,他微微蠕动嘴齿,语气颇为深重的説道:“我看不到他了。”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包含惊煞凡人的意味!

玄冥是谁?北方天帝辅佐大臣,太‘阴’之神,有酒仙曾以赋曰:若乃严冬惨切,寒气凛冽,不周来风,玄冥掌雪。亦有散曲名家称玄冥不出权独占,青‘女’三白势转严。

这里的青‘女’,指的是掌管风雪的‘女’神,可即便是青‘女’作势,也不抵玄冥起风。

据説他的风甚至能够传播瘟疫,如果遇上他刮起的西北风,甚至将会使人受伤,所以西北风也被古人称为“厉风”!

而不论是酒仙也好,名家也罢,真正对冬神知晓的人很有限,世人只知颛顼为北方之神,主杀戮,却不明玄冥‘操’斗柄,制此天北戒条。

就连道家最初也用玄冥以形容“道”,亦以指“道”。大宗师庄子言:“於讴闻之玄冥,玄冥闻之参寥。始於玄冥,反於大通。”

后者注:“玄冥,所以名无而非无也。玄者,深远之名也;冥者,幽寂之称。”

这种种赘述,只为阐明一件事情,那便是玄冥可称道!

五方天帝的属神中,玄冥最强,这是公认的。因早在天地第一变之际,他并不属于仙界之人,乃是十二祖巫,而祖巫之强,强过圣人,当年那场神魔大战,多数祖巫都败北陨落,罕有像玄冥这样的家伙被收服。

故而,仙界五大陆,三清之下,除去四御,玄冥是当之无愧的至强者,便是这样别具神格的他,能眼观三界,上至凌霄仙境,下至碧落黄泉,无看不到之人,见不到之鬼,更何况自身所属的玄冥大陆?

令人更加惊奇的是,颛顼闻言,也是紧接着道:“我也看不到。’”

一语甫毕,玄冥有所动容,他眉头皱的深刻,望向下界的目光缓缓转移,旋即看向颛顼,好似心事更重!

而从这两位仙界至强者的诡异对话中,不免让人愕然联想,究竟是什么人令二者如此在意,更无法想象他何以能屏蔽仙帝冬神的天眼?

玄冥不明,颛顼却有所悟,他很快沉‘吟’道:“你我脚下大地,看不到的地方唯有一处,若能思想明白,或许不必自扰。”

此话一出,玄冥懂了,可他‘露’出的面容显得更加惶然,语气也变的愈发深重起来:“你是説……昆仑?”

颛顼闻言,却没有言语,只是摇头笑了笑,笑意苦涩。

摇头却非否认,玄冥见状,身子一震,默然垂首,不再言语。

昆仑,又是昆仑。天地茫茫,名为昆仑的山脉何其多,可只有一处的昆仑值得这两位大神关注,那便是弱水之上,道祖法庭的昆仑虚reads;。

这万仙朝宗的最初圣地,今只漂浮于传説中的昆仑之巅,而那里究竟发生着什么呢?玄冥看不到,颛顼自当也看不见。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交’流,玄冥只沉着了不到片刻,就又按捺不住内心的疑问,接着问道:“何故?”

何故?不是为什么,意味深长了去,一般人听不懂,可颛顼是谁?他一语了悟玄冥的意思,却没有直接回答,反倒是微垂眼帘,踢绣球般把问题踢了回去:“你觉得呢?”

面对天帝的反问,玄冥不慌不忙,只是更为不解地説道:

“玄冥寒魄水,乃是你我修成的本命水,天地间,也唯有你我能够挥发它的真正力量,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将它传于一个凡人,即便你有心要培植他,也不必做到这个份上吧!”

他的语气有些急促,疑问中更有质问,只因这玄冥寒魄水并非一般东西,不是説送就送了。

本命属‘性’,不同于器皿,从某种意义上来説,天帝颛顼体内流转的水之极致力量——玄冥寒魄已经远远大于神器的存在了。

这便是玄冥发楚‘何故’二字的缘由所在!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既我有心想要扶持他,随随便便赐给他一些表面上的事物,总归来得太敷衍,而且,若我真的给了实质‘性’的东西与他,那接下来的种子狩猎战,那些老家伙又要説我了。”

颛顼解释的平淡无奇,仿佛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玄冥听了,却懊恼道:“你也知道那些老家伙会説你?贵为天帝,把注意力集中放在一个凡人身上,真的好么?我宁愿你传与一些力量给他,而不是现在这般!”

冬神之愤,若是降到下界,足以掀起滔天狂‘潮’,不过在这星辰之上,却是挥发到了虚空处。

颛顼听的不痛不痒,若是旁人跟他这么説话,百死不足一惜,可若是禺强的话,那又另当别论。

“莫説我了,纵使我这样做打破了种子狩猎战的平衡,你也不必这般恼火吧,三清那些老家伙都还没讲我呢,你也别抱不平了。”‘揉’着眉眼,他苦口婆心的劝道。也让人明白过来原来他口中的老家伙指的是三清啊!

然而玄冥的恼火是有缘由的,即便颛顼耐着‘性’子与自己説话,他却按捺不下内心的困‘惑’。

着实因为颛顼这种暗地里耍‘花’样,以为不传实质‘性’力量便不会惹得三清不快的心思实在有diǎn自欺欺人。

确实玄冥寒魄水属于某种虚无的属‘性’,不像一般神器那就是自己预测的时间点和实际情况是否有偏差样加持于个人身上瞬间助长战斗力。它的力量需要引导,好比河流中的水,若不懂利用,那它就是与你无缘,是纳入百川的东西,只有融会贯通,方能逆流改变天地。

颛顼不赐神器,不导神力,便是怕被三清等圣相安无事。笔者调查发现人説闲话,认为他拔苗助长的成分太多,即便陈恒夺得种子狩猎战的魁首,圣人‘性’子上来,自当不承认那也没用,而可传予虚无属‘性’的玄冥寒魄水便不同了。

玄冥当然能够明白他这样做的道理,但他依旧无法理解,因为这天帝专属的本命之力,又岂是一个xiǎoxiǎo玄仙能够真正融会的?

略一踟蹰,他一咬牙,道出真言来:“含光内观,凝神复朴,栖心于玄冥之崖,含气于莫大之涘。”

此深奥真言一出,颛顼倒是怔了怔,可旋即如是回道:“故开士行禅,非为守寂,在游心於玄冥矣。”

一语甫毕,玄冥叹了口气,神情怅然下去,好像不愿再纠缠于这个话题。

而颛顼了然于‘胸’,自冁然而笑,旁人不解其意,实则道行不够,上述之言,乃是对于玄冥寒魄水的最终注解。

冬神坚持发言,是为提醒颛顼,寒魄水并非陈恒能够理解。

真言是法令,颛顼只传虚无,不教法令,等同于将一座金山赐予了陈恒,陈恒却只知道拿它砸人,岂不大材xiǎo用?

而颛顼的答解,则更加玄妙了diǎn。守寂意在拥宝莫动,游心是乃用心去理会,这寒魄之力,玄冥之理,能开山,亦能成道,最终且看个人!

到这,该説的都説了,剩下的便显得无足轻重,玄冥打算回身,不再与颛顼作辩答,言尽于此,他这个辅神的义务算是做尽reads;。

可便在这时,颛顼兀然开口道:“我知你对我有异议,不论是下界灭麒麟,还是赠予陈恒本命力量,我本不想与你説,可难道你真的以为,孤只是一时兴起么?”

“难道不是?”玄冥不忍讪笑道,他本就一肚子火气还没灭,颛顼又来这话,就有diǎn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意味了。

“世间万物,皆有本心,本心乃本命,心可变,命亦能变,我能成为天帝,不是别人一时兴起,赐福于陈恒,自然也不是。”颛顼神情略显恍惚,神眸涌出的目光更是带着一丝诡异‘色’彩。

玄冥听得再次皱眉,他能听出颛顼话中有话,却又不是十分理解!

而颛顼这次并未再説出什么深奥真言,他言简意赅,淡淡道来:“逆天改命一事,即便是九五之尊,仙帝之能,也无法真正做到,或许我能改凡人一时命运,但最终的结果不会变,就像当年的猴头一般。”

玄冥乍听此言,只觉头皮发麻,隐有不安,可依旧不明其理。

颛顼有心要道破天机,没有迟疑,言语接踵而来:“道家以你玄冥之名谓之真理,因你本身属海,是天生天长之海神,十二祖巫中,也只有你可塑造,那你便该知道,海的深处,比起星空来的更加可怕未知。”

“你到底想説什么?”玄冥闻言,愈发觉得复杂,这跟他原身是海神有关联么?

颛顼笑了,笑的莫名,但却很快止住笑意,从嘴里吐出的话,让人感到发自内心深处的惶恐!

“命运,早就是注定,道家第一人各执一词,但在占卜秘术上,即便是老子,也不及他的学生。”

“鬼谷天师早在以往就有过一卦,卦是后天丕卦对于还原城市生态系统功能,万恶极凶,他故而留下‘玉’简于地仙之祖镇元子,只为守有缘人。”

“有缘人是谁,难道你还看不透么?虽然孤也不信命,但事关域外天耐三界大危机,我这般培植一个可能的有缘人,真的很难理解么?”

南京哪家医院治疗男科好
三岁小孩脾虚怎么办
乌鲁木齐医院哪家白癜风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