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设计

无上苍穹 第二十四章 蒲城之乱(5)

时间:2020-03-14 来源网站:贵阳汽车网

无上苍穹 第二十四章 蒲城之乱(5)

第二日清晨,陆元松早早地醒来了,小院三间卧室,正好分给三个人睡,一人一间。想起昨晚一系列作为,陆元松花费了半个时辰一一理清思绪,是否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妥,同时也将接下来的事想了一遍。

然后,他起床在小院里开始打拳,他打了一套星斗拳,掀起院中一片尘土。

气候已是深冬,屋檐下、围墙边都结了一层厚厚的霜,天气越来越寒冷,但打拳的陆元松却觉得浑身暖烘烘的,一股热气从他头顶上升腾起来,汇聚成一片小小的云雾。

好像道家所说的一种境界:庆云华盖。

采云雾编织庆云,可纵云腾空,而华盖可遮日月,保存身躯精气,使之无漏。

不过,陆元松头顶的云雾乃是他的气息所化,热气蒸腾,不多时,就散开了。

“公子真是好兴致,这么早就起来练武!”打完收工,陆元松平息呼吸的时候,铁手从房间走出来:“我现在去买些日常用品,米油盐酱醋茶,还要买肉、蔬菜,顺便打探最新的消息。”

“你手中的银两……”陆元松有些不好意思,他的用度很少,三个多月前从荆林侯府流放到高岭陆氏时,柳楚楚就只给了他百两纹银,这是他三年的开销,但他除了一开始精打细算外,之后全然没有注意,直到前几日在福记客栈被圣龙教教众搜去包裹,最后几十两银子都没了。

他现在可以说是真正的身无分文,目前的开销都要靠铁手。

“公子放心,这些年我积攒了不少私房钱,近来的用度由我来出,没有问题!”铁手笑了笑,大步出了院子。

铁手一离开,陆元松立刻进了胡盈儿的屋子,胡盈儿正在打坐巩固她附体的境界,听到动静,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陆元松。

“松哥哥!”

“盈儿,我们来阴神出窍,各自去探听蒲城的消息,记得要小心!”对于铁手,陆元松已经开始信任了,不然不会将珍贵的无极丹交给他,但铁手一人能打听多少消息?坊间的消息半真半假,流言满天飞,很多事情必须由陆元松自己去判别真假,然后做出决定。

陆元松盘坐在胡盈儿睡的床上,一呼吸,阴神跳出来,同时他也看到了胡盈儿的阴神,比他定神出窍快了一线。

屋内顿时卷起阴风。

陆元松卷起胸襟内的诸天生死轮,朝胡盈儿点点头,阴神便钻入诸天生死轮中,从屋内激射而出,

他驱使诸天生死轮贴着屋顶飞掠,阴神看到了附近都是民居,许多百姓走出院子,开始新的一天,一日之计在于晨。

一路飞掠,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不知不觉,陆元松接近了康王府。

有了一次夜探康王府的经验,而且在王府内逛过多次,熟门熟路,陆元松就藏在家奴婢女往来非常频繁的一条长廊的顶端,偷听这些下人的议论。

“昨晚小王爷大发雷霆,摔碎了很多古董,zǐ玉她们噤若寒蝉,都不敢进去收拾呢。”

“王爷似乎不在意,今早还抱着小郡公逛锦绣园,心情很好。”

“王爷心情当然好,昨晚不仅收到无数价值万千的奇珍异宝,还有众多的财宝,后半夜的时候洪府闹腾起来,王爷更是在调动城卫军镇压动乱中,又得了三百万两金银,足够王爷两年的朝贡了!”

“洪府是侧妃的私产,作为了圣龙教的总堂口,如今一下被灭,侧妃失去一大依仗,小王爷应该开心,为何火气那么大?”

“不太清楚,不过坊间的消息说小王爷意图得到圣龙教的一本医经,却没有得到,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或许小王爷不高兴的原因是圣龙教没有完全覆灭,护法通海道人从容离开王府,青龙堂堂主也逃走了,还有朱雀堂堂主趁乱也溜走了,随时可能卷土重来。”

“昨夜蒲城闹腾得厉害,好像要造反一般,但王府里还是一片安静祥和,全赖有王爷镇压,十四皇子也在,谁都不敢乱来。”

……

“通海道人是个厉害人物,圣龙教一朝覆灭他都能忍得住,没有乱来,否则王府之中的高手一齐围攻他,他也要死,这种懂得隐忍之人,就像毒蛇,偏偏修为绝顶,谁也不想与他鱼死破,给了他喘息之机,他肯定要一一报复回来。”

陆元松在长廊顶上偷听到许多消息,虽然这些消息坊间也有,但没有这些王府下人说的真实,陆元松感叹放走了通海道人,是打蛇不死后患无穷。

“不知道方应龙没有得到九脉真经会怎么做?肯定要发动所有眼线打探我和林家姐妹的踪迹,然后出手抢夺。我不出门,方应龙就会从我所认识的人身上找线索,陆府分苑那边被盯牢了,铁手如果不小心,恐怕也要被盯住,这样下去不行,必须想个法子分散方应龙的注意力,把水搅得更浑!”

陆元松细细地思索,他驱使诸天生死轮神不知鬼不觉离开了康王府,回到了城北小院。

阴神遁回肉身之中,陆元松睁开眼睛,将诸天生死轮收好。

“最大的矛盾还是九脉真经,若是将这本医经抛出去,必将吸引蒲城各大势力的目光,怎么才能让那些人都知道,九脉真经已经不在我手里?”

胡盈儿的阴神还没有回来,陆元松也不担心,毕竟胡盈儿是附体境界的高手,除非刚好撞上通海道人这种鬼仙,否则不可能出事。

“对了!”陆元松脑海中灵光一闪:“武经不是拍卖武功秘籍、医经的地方?我正好身无分文,若是将九脉真经拍卖出去……不如这样,我先誊抄一本,再将九脉真经托付到武经,届时不仅搅浑了蒲城的水,也得到了大量的金银,成为一方巨富,妙极!”

陆元松拿定注定,从床上下来,开始在各个屋子里搜集纸张,厨房里有许多作为火引的草纸,他也将就着用了。文房四宝,笔墨纸砚,宣纸用草纸代替,而笔墨,直接拿厨房的火炭。

回到房间,拿出九脉真经,陆元松伏在桌上将九脉真经里面的内容一一描绘出来,同时他过目不忘的本领显现出来,将所有内容都记下,即便在草纸上有几个错处,自己也分辨得清,而若是草纸版的九脉真经不小心流落出去,有人完全按照上面修炼,就会走火入魔,陆元松为自己的聪慧自鸣得意。

九脉真经只有十页,字如蚊蝇,陆元松复制起来难免不如意,整整用了二十页草纸,才将内容完全描绘出来。

将草纸版的九脉真经收好,而正版的九脉真经藏入怀中,陆元松又进了胡盈儿的房间,恰好胡盈儿阴神出窍,睁开眼睛。

“松哥哥,我看到有几人跟踪铁手,往这边来了,离此只有三条小巷。”看到陆元松,胡盈儿急迫地开口。

“这么快!”事实果然如陆元松所料,那些人找不到陆元松的踪影,必定会紧盯着任何与陆元松有关的人,而知道陆元松收服了铁手的人,只有方应龙和林欢欢,跟踪铁手之人不用想就是这两家的眼线。

“收拾东西,准备走!”陆元松立刻回到自己房内,用包袱将草纸版的九脉真经、一枚无极丹和两个玉瓶卷好,用木炭在草纸上留言。

“来武经找我们,见字即毁!”

取下挂在墙壁上的两件斗笠,与胡盈儿一人一件,戴好斗笠,从窗户翻出去,就好像独行客,专挑人少的小巷行走,很快就走出了这片民宅区。

凌夜、武经、传风楼都是极为盈利的组织,每个地方都有分店,几乎遍布整个大玄,如在高岭芦苇镇飞龙街的三家店,一般处在最为繁华的地带,陆元松在安康街闲逛的时候曾远远地瞥见过一眼。

入了大街,陆元松拉着胡盈儿的纤手混入了人潮中,人越多,眼线就越多,不过陆元松已经不太在意,他和胡盈儿都戴了斗笠,不是熟悉他的人不可能认出他来,有些眼力毒辣的眼线即便心疑,最多跟踪一番,不敢在人多的地方强行摘下斗笠辨认。

大街上,因为昨晚数十个世家豪门、圣龙教、神秘势力互相火拼,死伤无算,几乎相当于暴动,所以,有大批城卫军在巡逻,镇压圣龙教余孽,甚至街头城狐社鼠为恶也被城卫军毫不客气地作为暴动份子抓捕。

峰鲁地界的军队归大玄朝廷所属,但蒲城的城卫军却是康王私兵,康王以大量钱财供养一支只有数万人的城卫军,把这些军士养得膘肥体壮,如狼似虎,都是精锐,几乎人人都有武士的境界。大玄常备军队三千六百万,其中的精英也不过如此。

有大批城卫军弹压地面,大街上井然有序,没有偷鸡摸狗的事情,陆元松和胡盈儿更是安全了许多,快步走向安康街。

从城北到城中,步行足足半个时辰才赶到。隔得很远,陆元松就看到了武经的招牌。

避过拥挤的人潮,陆元松和胡盈儿比肩踏入了武经的殿门。

蒲城的武经,就是一座大殿,修建得十分宏伟,这座大殿有三层,第二层是拍卖场,第三层是留给贵重人物的包间,只有第一层,是处理各种交易的地方。

这里的武经比高岭的武经要繁华许多,高岭太过偏僻,几个月都不见得有一桩生意,而这里,生意兴隆,大门敞开。

第一层有十几个柜台包间,每个柜台都有伙计,而包间是鉴定奇珍异宝的私密之地。武经豢养了许多眼力高明的大师,能够鉴定各种各样的宝物。

陆元松紧了紧背后的包袱,大步走向一个没有客人的柜台。

老人患有典型心绞痛吃通心络可以吗
银川治疗妇科方法
云香精的功效和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