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养护

通天圣主 第十八章 血洗洛宗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贵阳汽车网

通天圣主 第十八章 血洗洛宗

“一人就敢单枪匹马杀来洛宗,此人多大年纪?”古袍扫了那洛宗弟子一眼,颇感兴趣道。

“未。。。未满十八。”这洛宗弟子迟疑了一下,咬牙道,当初洛明被赶出洛宗,也才刚过十六岁,而如今一年半过去,满打满算,也就十七岁。

“哦?”古仙眉头一挑:“未满十八也敢如此狂妄,这小辈倒是有胆。”

“三位大人若是感兴趣,不妨和在下一同出去,看看究竟是哪一位贼子,胆气如此之足。”洛云瞧了瞧古袍几人的脸色,小心翼翼道,其实他心里也没底,虽说他也知道,敌人仅仅只有一个,但敢如此明目张胆杀来洛宗,只怕其也是有着几分依仗的,甚至可能对他洛宗造成一丝威胁,若这三位大人一同出去,那么他就再无一丝惧意。

无论是何人!

还能强过这三位大人吗?

“也罢,既然被我三人碰到了此事,那就算是缘分,你在前带路,看看那小辈究竟长了何等三头六臂。”古袍沉吟了一下,淡然点头。

“是。”洛云大喜,随后一指那洛宗弟子。

“洛全,你速速在前带路。”

。。

。。。

洛宗府邸。

洛明一脚踢碎了洛宗大门,浑身杀气缓步而进,洛明当初好歹也在此地居住了两月之久,对于这洛宗一些建筑,藏经阁,练武厅等,都可以算是了如指掌,根本就无需人引路,直接大踏步杀了进来。

在其背后,跟着一身白衣,清丽无双的燕玥。

而在两人面前,则是簇拥着三五成群的洛宗弟子,他们手里持着各种兵器,满脸戒备盯着洛明,然而,这种戒备在洛明眼睛都不眨,直接灭杀掉两名对他言辞不敬的洛宗弟子后,已经是变成了一种恐惧,洛明每往前走一步,他们就满脸戒备,脸色苍白的往后退一步。

短时间内。

洛明就像一尊瘟神一般,根本没有人敢去阻拦他的脚步。

“你们的宗主,长老,在什么地方?”

“我最后问一遍,你们再不告知,我便血洗此地。”洛明面无表情,一字一句的吐道。

“洛明你还有脸回洛宗?你那杂种父亲,可是已经死了?死得好,燕氏后裔,人人得而诛之,你父亲是燕氏杂种,你也是,洛宗容不得你们父子。”人群之中,一看去十六岁的青衣少年,猛然站了出来,瞪着洛明喝道。

洛明认得此人。

此乃四长老洛溪唯一的孙子,名为洛飞龙,当初他还在洛宗时,便和这洛飞龙有过数面之缘,知道这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年轻人,比当初那洛阳天赋还要高一些,四长老洛溪老来得如此之孙,平常自然是宠爱得很,乃至于,他现在根本就不管局面如何,站出来就是一阵冷嘲热讽。

“我记得你,你叫洛飞龙,是洛溪的孙子。”洛明抬目扫了洛子龙一眼,声音平淡。

“你知道就好。”洛子龙冷笑一声。

“等爷爷他们出来,便再无你一丝容身之地。”

“老畜生交出来的小畜生,聒噪。”洛明淡淡扫了洛飞龙一眼,那瞳孔之中杀气一闪,随之,他整个人原地一闪,便如鬼魅般出现在洛飞龙面前,此等瞬步,在这些洛宗弟子面前,无异于神仙手段,他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而当他们反应过来时,洛飞龙的喉咙,已是被洛明给狠狠掐在了手中。

“我斩了你,便不信那老畜生不现身。”洛明近距离盯着洛飞龙,森然道。

而感受到洛明身上那血腥杀气,洛飞龙终于是认识到,这洛明,早已不是一年半前,那个谁都能踩上一脚的他了,如今的洛明,一只手就能将自己轻易给捏死,一念及此,洛飞龙心中便生出一抹惶恐,那看着洛明的目光中,也是带上了丝丝求饶之色。

而在这时,在洛全的带领之下,洛云,洛溪,洛山终于是出现在洛明视线当中,从那条他所熟悉的青色石子道上急步而来,而当他们见得洛明那张熟悉的面庞时,几个人尽皆一愣,揉了揉眼睛,仔细看去,最后终于是确定,来人的确是洛明无疑。

这一发现。

也是让洛云心头狂喜。

这小畜生,居然还有胆子回洛宗??这可真是不知死活!!

“罪子洛明,你还有胆子回宗??速速放下飞龙,否则,休怪老夫不念往昔情分。”四长老洛溪大踏步上前,单手一指洛明,沉声喝道,虽说自己孙子被洛明捏住脖子,可他并没有任何担忧之色,以他的修为,这洛明一旦在他面前出手,他有着绝对的把握,将洛飞龙从他手上救出!!

“往昔情分?”听得这四字,洛明嗤笑一声。

“你所谓的往昔情分,便是为了那所谓的弟子名额,为了那所谓的权势,将我父亲逼上一条绝路吗??一,二,三,三个老畜生,很好,一个不落,全部现身了。”

闻言,洛溪脸色一沉。

“燕氏杂种,人人得而诛之,洛宗乃是洛门分支,当年燕氏和洛门之间的纠葛,整个大夏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若他身份清白,我们如何逼得死他?”洛溪盯着洛明,冷冷喝道。

“我只问你们一句,我父母坟前墓碑断裂,可是你们所为?”洛明深深吸了口气,随之,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墓碑断裂!!

这是要他父母九泉之下,都不得安宁啊。

听得此言,洛云,洛溪,洛山对视一眼,洛溪也明白,此事的确为人所不齿,但在洛云,洛山两人的强烈要求之下,他最后也是同意了此事,那墓碑,还是他亲手前去以巨力震断的。

“是又如何?”宗主洛云冷冷开口。

“既然你来了,就留在这洛宗,给我儿子,给二长老的孙子以命偿命吧,今日不管谁来,都救不了你。”

听得洛云亲口承认此事,洛明那一直被他压在心底最深处的滔天杀气,终于是彻底迸发而出,乃至于,他那瞳孔之中,都是蒙上了一层猩红之色。

“今日,我要血洗洛宗。”洛明咬着牙,森然道。

聊城妇科医院地址
老年人缺钙有啥症状
动脉硬化的偏方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