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我是一个记事挺早的小孩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贵阳汽车网
我是一个记事挺早的小孩。准确说,我三岁就记事儿。
印象最深刻的事儿是我小我三岁的大弟的降生。那是夏天的一个黄昏时分,我跟着隔壁容姑姑和小姑姑梅在自家的大门外玩老鹰捉小鸡,我就是那鹰,左突右晃要捉扮小鸡的梅小姑,刚刚两岁的她躲在容姑的身后,刚刚会走路,尽管有大姑的佑护,还是容易被我捉住。
不一会姥姥出來了,招呼我回家吃饭。姥姥是前几天来到我们家的,小脚的她走路总是象踩高跷,晃晃悠悠的,我老是害怕她摔倒。而事实上,她真的常常摔倒。
从院子里就闻到一股香喷喷的煎蛋的味道。而且,炕上有一个小不点小孩正在妈妈怀里吃奶,旁边正在收拾包袱的二奶奶对我说;“看看啊,你有了一个小弟弟啦!”
二奶奶是本家的一个接生婆,我们家从我父亲到我的侄子都是她接生的。
我感觉很好奇,仔细端详着这个瘦弱的象小猫一样的家伙,他长得可真丑,红紫的皮肤松松巴巴的都是褶皱,我心里话,我可不喜欢这样的丑家伙。但是我没说,只是好奇的问:“妈妈,这个小孩也是从海边的红柳丛中捡的?”
关于我的出处,妈妈就是这样说的。
缠着红头巾的妈妈抬头看着我说,笑着说:“是啊!我家的宝宝都是柳条墩里捡的。”
在我上中学学习生理卫生之前,我一直被这个美丽的谎言蒙蔽着。而且,就因为这个谎言,在两年之后差一点酿成一桩险情——有一天我跟几个小伙伴们在河边捉蜻蜓,我忽然想起这个萦绕在心头好久的典故,为什么不去红柳滩呢?不光能捉蜻蜓,还能捡到小孩!
我的主意说出来立刻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当下就有两个死党愿意前往,他俩是光光和小威,小姑梅梅也想跟着去,可是我们考虑她走路慢胆小怕有累赘,就不让她去,她裂开大嘴就要哭,我们只好同意了。还有一个叫凤儿的小姑娘不敢去,怕爹妈揍她,我们也没有勉强。
顺着村前弯弯曲曲的河岸,一行人走了大约一顿饭的功夫才到了海边的红柳滩。正值初夏五月,红柳花开了,一簇簇的,远远望去就是一片粉红色的火焰,微风轻拂,恰如花海浪翻,几个高不过三尺的小孩扑了进来,一下子就被这花海吞没了。
这里没有蜻蜓,更没有小孩的啼哭声,泛白的盐碱滩上却有好多的螃蟹洞,那些扛着一只巨大的螯足的招潮蟹,看到有人来了就哧溜一下子钻回到洞里,任我们用木棍捅,往里面撒尿他也不出来,小威把袖子一绾,伸手就往里面掏,就在他连小小的肩膀都捅进去的时候,却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没等我们问怎么回事,他就象被火烧的似的把身子从地上弹起来,他沾满泥巴的手指上夹着一个大螯蟹!
他本能的一甩手,蟹子是甩掉了,可是大螯还夹在手上呢!哥几个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帮他摘下来,可是他的中指还是被夹出了血。我赶紧薅了两颗刺儿菜用手搓搓,攥出的液汁滴在他的伤口上,这是跟着爷爷放牛时教我的,可以止血消毒,百试不爽的。小威才慢慢不哭了。
这一段不愉快的插曲,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兴致太久。不一会,来到了潮间带,这里低洼处留有退潮后的浅浅的海水。海水里有不少的小鱼小虾,不过,更好玩的是能在滩涂上蹦蹦跳跳的弹涂鱼。这种眼睛长在头顶的丑家伙,是一种真正的两栖鱼类,我们顺着潮头追啊,喊啊,一会就跑到布满岩石的海边了。这里有更多的有趣的玩意,礁石上有白花花的海蛎子,石缝间有暗紫色的小贻贝,弯弯的的象姥姥的小脚。还有浅水里象降落伞一样的的小海蜇……我们不知不觉间走尽了平展展的沙滩上,回头看却发现海水已经漫过刚才的礁石了,而且,明显的感觉潮水在顺着小腿往上爬。
正在这时,岸上有一个一脸络腮胡子的人朝我们大喊:“小兔崽子,你们不想活了?快上来!”
这一喊,吓得我们够呛,小姑梅梅的嘴角扯了扯,哇的一声哭开了,我连忙扯上她往回走。
等回到岸上再回头看,更是吓得一头汗,刚刚摸蛤蜊的地方,早就被海水吞没了。
络腮胡子我们认识,是村里一个晒盐工,外号叫张牛子,他瞪大了眼珠子瞅着我们——“谁带你们来了?不要命了?眼看着涨潮了还不回家!”
许多年以后跟伙伴们一起议论起这件事,大家还是后怕。也许张牛子自己早已经忘记了,但是他无意中拯救了四条小命。
回到家里天已经擦黑了,大人们撒着花儿四处找我们,差一点就要绑上长棍到池塘里捞人了,又听说差一点被海龙王收了去,也免不了屁股上被笤帚疙瘩亲的起红道道。
探险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二,鬼火

下雨了,鼓泡了,老天爷戴上草帽了。
那时候小伙伴们都会唱这个儿歌。我当时常常想,老天爷是不是也跟我爷爷一样,天天戴着斗笠,披着蓑衣去放牛呢?那时候上年纪的男人下田干活差不多都这样打扮,锄把上还撅着一个小水罐,里面装着石榴叶烧的凉白开,这是一种非常解渴的凉茶,消暑祛火,搁上几天不会变味。
下雨天真正是孩子们的天堂。除非被家大人拎着耳朵赶回家,都是在外面撒花儿的。那时候每到大雨天常常从上游河水里冲下来没有成熟的甜瓜黄瓜和各种各样的水果,有时候就搁浅在河边的矮树丛和蒲柳什么的。伙伴们发一声喊,就去抢去夺,有时候冲下来一把葱,就洗一洗胡乱的塞进嘴里,辣的一脸鼻涕眼泪稀里哗啦。
到了下晚就是另一种惬意了。大人小孩都来到附近的场院上乘凉。麦收过后的场院平展展的,一颗杂草都不生,人们铺展开麦草打的草帘子,坐在上面说话啦呱。孩子们疯啊跑的累了,也回到草帘子上躺下,听老人们讲故事。
仰面朝天,微风吹拂下,天上的星星眨着亮晶晶的眼睛,跟着故事里的人物的命运起起伏伏,那种愉快的感觉至今想起来,依然心扉摇荡。
最喜欢听的是爷爷讲的故事。他年轻时闯过关东,在长白山脚下种过人参。东北老林里那些说不完的趣闻亲历,比如挖野身,套狍子,药野鸡等等经历,叫人痴迷,也包括那些打家劫舍的土匪的种种传奇轶事,让我和小伙伴们曾经有过将来长大了当土匪的冲动——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腰间斜背着大肚匣子枪,象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上的八大金刚一样,见面还要说黑话: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多他妈横啊!看四年级的二胖子还敢来欺负咱们,逼咱们吃虫子,咱叫他吃枪子!
有一天晚上大家听爷爷讲了一个鬼故事。说有一个赌钱的,半夜回家经过茔地的时候,忽然遇到了两团蓝光,他快步走,蓝光就快步跟着,他走慢,蓝光也慢走;他吓得魂儿出窍,而且,他忽然觉得有一个什么东西趴在自己后背上,越走越沉……
故事正进入高潮之时,忽然光光带着哭音儿喊了一声:鬼火!
大家又以为他恶作剧,鄙夷的瞅了他一眼。
他用手指着正北方向,嗓音颤抖着说:“看,真的是鬼火!”
人们随着他的手指看去,不由得浑身一激灵,头发支棱起来——黑漆漆夜幕下真的有一团小小的亮光在晃动,看距离正好是位于地瓜窖子北面的于家老坟。刚刚初夏,还不到萤火虫点灯的季节,而且,这个红光也不像萤火虫的白亮色,难道真的是“鬼火”?
正这时,有两个巡夜的民兵晃着长筒手电来到场院,还背着长枪呢!这下子我们觉得长胆了,赶紧请他们去那里看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怪吓人的。没想到这两个五尺高的汉子也吓得目瞪口呆,对我们的请求不敢应承,立在那儿好象腿都不好使了。
倒是讲鬼故事的爷爷着急了,呵斥那两人说,“你们还他妈民兵呢!就这点胆子还能上战场打仗?哪有什么鬼火,你们跟我来,去看看什么玩儿!”
爷爷说着,把大蒲扇一扔,还真的起身朝“鬼火”的方向走去,伙伴们也壮着胆子跟着爷爷往前走,那俩草包民兵也乖乖的跟在我们后面走来。
沿着坑坑洼洼的田间小路走了一会儿,那火团就看的越来越清晰了,准确的说,是两个火团,它们没有规律的蠕动着,一会高,一会低,而且更加恐怖的事儿又发生了——隐约间,我们听到咿咿呀呀有人唱戏的声音,可是耳背的爷爷可能听不到,还是往前走,直到快到于家老坟了,爷爷才说,“哎,好象有人唱戏啊!”
我觉得当时整个世界都凝固了,汗珠子从头上往下滴沥咕噜的滚。在离那“鬼火”十几步远的地方,爷爷站住了,他让民兵用手电照了照闪火团的地方。
只见坟地前的土墩上站起来两个穿军装的男人,他们用手遮挡着强烈的手电光,大声的询问“你们是谁?干吗照我们?”
我们一听那古怪的外地口音,心里一块石头才落地了。这不是来自附近的军营,是我们学校军宣队的田干事么!原来他跟一个刚来的同事吃完饭散步,在这里歇歇脚的,那所谓的“鬼火”是他们手里的烟。而唱戏的,是他们身旁的一个砖头大的小收音机,那在当时是极为少见的奢侈品。
弄清了我们的来意,两个军人哈哈大笑,并称赞爷爷勇敢,爷爷嘿嘿乐着,像一个受到老师表扬的小学生,连连说,不敢当,不敢当啊!
现在知道了,所谓的“鬼火”不过是一种动物死后分解成磷,挥发遇到空气就会自燃的一种自然现象。天底下的鬼,其实都是我们内心对不解问题恐惧的主观想象。
内心充满阳光的人,不怕鬼。


三,夜赶海

七月里白天一场大雨,傍晚的时分,夕阳终于从厚厚的云层中爬出来了。
吃了晚饭,按约定,秀宝秀玉哥俩来招呼我一起赶海捉螃蟹去。黑灯瞎火的,我爸妈不太放心让我跟他们去,怕我迷路。
秀宝哥大我三岁,虽然长的没我高,可是人精明,有心眼,能说会道。“二婶,你们放心,有一拨大人呢!不会迷路的!”
既然有大人一起,爸妈也不再阻拦了。给我擦亮了马灯,倒上煤油。我们又招呼上了光光和小威,一行人就朝着海边走来了。可是路上并没有大人啊!我这样问他哥俩,秀宝说,“什么大人啊!这里咱们天天来玩,怎么会迷路呢?”
我一想,可也是。平时闭着眼也能找到的地方,怎么能迷路呢?
这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天上只有稀疏的星星闪灼着。
雨后的海滩,滑滑的,不小心就跌一个屁股墩儿,引得大家一阵嬉笑。我们点亮灯笼,只见滩涂上密密麻麻到处是螃蟹洞,螃蟹趁着雨水打洞,不时的把洞里的泥巴送上来,但是,螃蟹是夜盲症的家伙,在灯光的映照下轻易的被人拿下。
不到一个钟头的光景,我们都捉满了随带的网兜,大约七八斤的样子,这些张牙舞爪的家伙吐着白沫,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但是,由于是低头找螃蟹,也没人留意已经走出了多远。等我们走到密密的碱蓬菜的滩涂上,要往回走的时候才发觉,我们迷路了。
几个人一下子无语了。刚刚热闹的气氛陡然变成了紧张。秀宝哥此时显出领袖的风范,他说,我们往回走,折回去!
可是哪里是个“回”啊!我们跟着螃蟹走,谁知道身子转了几个来回啊!而且更要命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也阴沉了,根本看不到星星的位置。
不管怎么说,秀宝哥既然做出决定,我们就跟在他的后面,默默的走。此时,整个海滩死一样的寂静,只能听见螃蟹们吱吱的吐沫的声音。几个神魂落魄的小孩在昏暗的灯光下蠕动着,象后来港片里的小鬼。我当时心里骂秀宝哥,吹牛还说不会迷路,后悔不听爸妈的话。
大家走了大约一个钟头的时间,前面出现了一片密集的碱蓬滩涂,小威嘴快,他说:“坏了,咱们转圈了!”
我的心一沉,可不是吗?这一片尺把高的碱蓬,不就是开始往回走的地方吗?
伙伴们面面相觑。这时,平时不爱说话的秀玉却说了一句让我们毛骨悚然的一句话:“是不是我们招惹海混子了?”
“闭嘴!”他哥秀宝呵斥了他。
尽管秀玉不敢说什么了,但是他的提醒真的让大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说的“海混子”其实是这里沿海一带百姓常常说起的一种鬼怪。这种鬼专门在海边游荡,据说他能攫住人的魂魄,让夜里赶海和出海的人迷路,甚至把人引到海里淹死,这样的故事很多。记得爷爷曾经说过一个,说是早年间隔壁四爷的爹爹去海边贩卖海鲜,挑了一担子带鱼往回走,天已经大黑了,走到一个碱水池子的时候,他停下歇歇脚,又去水里洗洗汗酸味的手巾,当他起身刚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一个让他头皮发麻的景象,借着微弱的月光,他看见自己的秤砣在水面上飘着!那铁疙瘩随浪花忽上忽下,象一只是晒干的老窝瓜!
他本能的刚要伸手去抓,又忽然觉得不妥,他知道这是水里的海混子在钓他呢,只要他够到秤砣,就会被扯进水里。
老人家急中生智,他指点着那个水上漂的秤砣说:“好家伙,你还长腿呢!你等着,我找扁担把你勾上来!”
他慢慢推着回到岸上,撒腿就往回跑,鱼担子也不要了。回到家一头栽在炕上,呼呼睡了三天三夜,从此再也不贩海了。
看来今天弄不好我们也会被海混子弄走小命啊!这样想着,心里忽然的很酸楚,这时候很怀念家里人,觉得再也不能见面了。虽然爸妈平时对我不怎么待见,他们常常向着弟弟们,天天要我看着他们,不让我去河里游泳,不让我偷吃南园二大妈的樱桃,还要天天去挖野菜……可是现在想起来一点也不恨他们了,因为,我要是死了,他们会很伤心的。
我还想起了弟弟们。尽管他们会讨好爸妈,分一点好吃的还假惺惺的让妈妈爸爸咬一口,可是我知道他们那都是虚伪的,是装蒜,爸妈要是真的给他们吃了,准能哭鼻子!可是他们也有好处啊!比如跟别家的小孩打架的时候,哥四个一起上,谁也惹不起,跑都来不及。
还有爷爷,尽管我往他的烟沫里掺过干的地瓜叶子,往他的夜壶里放过青蛙,吓得他把尿洒在褥子上……可是他从来不骂我,呵斥我,而且,当我作祸要挨揍的时候,总是出手相救,爷爷啊……
这样想着的时候,却听到光光开始抽抽嗒嗒的哭了,哭是很容易传染的,小一点的伙伴们正要大放悲声的时候还是秀宝哥能挺得住,他厉声的说,“哭什么!大不了咱们在这里坐一宿,等天亮了不就回去了吗?
听到这话,脑子一下了清醒了。对啊!只要我们在一起不乱跑,等天亮不就好了吗?干嘛要哭天抹泪的呢!
秀宝哥带着我们顺着碱蓬滩往高处走,我们要找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歇歇,等天亮再说。走啊走啊,随着地势的升高,心里也慢慢的平静了。等我们爬过最后一个土坡,一股清凉的海风迎面吹过来,眼前似乎也一下子豁亮许多。正在这时,我忽然看到远处有一个闪亮的灯光,这光闪一下灭了,又闪一下,闪闪灭灭,我跟小伙们几乎同时喊出来——闪灯塔!
是的,我们确定了,那就是离我们这里十几里的丁子港航标灯,它应该是我们的正南方,也就是说,我们找到了回家的方向了!
大家高兴的跳了起来,正在这时候,隐约间忽然传来有人远远的吆喝声,而且,有影影绰绰的灯光正在向我们这里走来,仔细一听,原来是家里大人们找来了!
算计一下,应该是半夜的时分了。家里人肯定是着急才来了,惹这么大的乱子,我们都心里惶惶的,跟大人们通了声,就垂头丧气的往回走。没想到,大人们却象捡到了宝贝一样,过来拉住自己的孩子,我爸爸竟然把我背到身上,这是我记忆中从来没有的事儿。他是个极爱干净的人,平时在家吃饭,都不让我们我们的手扶在他的腿上,他怕我们给他弄脏裤子。而今天,居然不顾我腿脚上的泥巴,背着我,我居然幸福的流泪了。
第二天,妈妈给我们做了油煎螃蟹。我显摆着自己的“收获”跟弟弟们吹嘘着昨晚的经历,他们羡慕的望着我,大弟说,“哥,你们今晚去不去了,我也去!”
小三小四也说要去,老爸“啪”的把筷子一摔:“你们谁再下晚去赶海,我砸断他的腿!”




共 589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平淡却温馨的文字将童年往事一一描绘,勾勒出一幅充满童趣,亲情暖暖的画。不管是那惊险的红滩历险记,还是那吓人的鬼火同那趣味横生的赶夜海,都能叫人回忆起那过去了的童年。喜欢这平凡却温馨的文字。读这样的文字,宛如有温暖的南风从心头上拂过。欣赏,推荐!【疏帘】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206070046】
1 楼 文友: 2012-06-07 15:08:12 喜欢你这种平淡却温馨的文字,读上去,有暖暖的感觉。 冷暖自知
回复1 楼 文友: 2012-06-08 08:29:04 谢谢编编点评!
2 楼 文友: 2012-06-08 06: 2:05 看朋友的小说,想起了自己可爱有趣的童年,欣赏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2 楼 文友: 2012-06-08 08:29: 7 谢谢你的赏析!问好!
 楼 文友: 2012-10- 1 2 :09:41 好一个精彩的故事,让人心灵起了些些的波澜,顶了。
4 楼 文友: 2012-11-11 21:08:45 故事有趣。欣赏您的好文笔。 冷观世间百态,妙手偶得文章。秋季夜间咳嗽怎么办
玉林正骨水疗效怎么样
孩子感染乙型流感症状